你不知道的夜宵摊三巨头

你不知道的夜宵摊三巨头

如果说沙县小吃、兰州拉面、黄闷鸡米饭代表了我国白天的餐饮三巨头。那么撸串、小龙虾、生蚝就是夜场冠军。

撸串

烤串是一项伟大的传统艺术,和人类历史一样悠久。纵观烤串的地理分布,一片火红的消解了“粽子是甜还是咸”的南北撕逼,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。

从地图中兄弟们也可以看出,北方兄弟对烤串爱的更深沉。拿张北京地图,用针扎三下,可能点中一个厅局级单位;拿张上海地图,用针扎三下,可能点中一个世界五百强公司;拿张东北地图,用针扎三下,可能戳中了三个烧烤摊儿。足以可见,光着膀子撸串绝对是东北大哥一天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社交活动。一个人撸串,撸的是心情;两个人撸串,撸的是默契;三个人撸串,撸的是江湖。在东北,撸串儿是门儿艺术,啤酒与烧烤间永远夹着一盘花生毛豆,一份拍黄瓜,撸着串儿唠着嗑,拎瓶啤酒对嘴喝。

要去东北混的兄弟们,请时刻记住东北第一定律:

所有恩怨情仇都化成一句:多放孜然少放辣。

小龙虾君是人类的好朋友,每天为我们献上鲜美的小尾巴。其实它本名是克氏原螯虾,艺名小龙虾(海里的正版龙虾君表示老子完全不认识这货),原产美国,1930年首次传入在南京附近,估计也是作为饲料用途。 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,我们也没有把它当做食物来看待。之后,跟福寿螺、水葫芦一样,小龙虾被不慎重的大范围推广。太多了,怎么办?吃呗!吃麻辣小龙虾的热潮最先起源于南京附近,90年代中后,传入北京,北京簋街流行起了一道"麻辣小龙虾"(麻小)的宵夜,风头一时极尽无他。食客来自天南海北,久而久之遂使"麻小"落地生根于各处。

纵观小龙虾的全国分布,也是长三角地区和北京地区的兄弟们更多的食用它。

小龙虾的诞生,其实深藏功与名。猴子们花了几亿年的时间,学会直立行走,是为了解放双手,更好的制造工具,狩猎和进食。没想到啊没想到,这些猴子们现在腰也弯了,手也残了,头也低了,吃饭只知道玩一个塑料发光体。直到——小龙虾的诞生!让你吃饭玩手机,你再玩个给老子看看!

相信兄弟们也发现了,吃小龙虾非常麻烦,怎么吃才是真享受?这一点可以向东北大哥学习。每一个东北大哥身边都有一个扒蒜小妹,那么每一个爱吃小龙虾的兄弟身边,都要有一个剥虾妹子。兄弟,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——找一个肯为你剥的女朋友。

啊!烈日炎炎,短裙飞舞,又到了交配的季节。各位兄弟,夜宵名单中怎么能少了补肾神器生蚝呢!生蚝作为海产,分布不如烤串和小龙虾广泛,很多人可能对它不了解。

相信很多兄弟心里会有一个疑问:生着吃是生蚝,熟着吃是不是就叫熟蚝?兄弟只想说:熟的生菜,绿的黄瓜,南方的西瓜,北方的南瓜,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,宋冬野的野马,用瘦的肥皂,长大的小明……都没有变名字。

吃生蚝的历史,也要追溯到古代,沿海地区的居民,会吃生蚝补充营养。随着现代化的进程,内陆地区的兄弟们也开始尝试生蚝了。不过比起营养,补肾才是兄弟们的吃生蚝的终极奥义。

“生蚝是我征服女人和敌人的佳品。”拿破仑如是说。在欧洲,也有男女青年幽会之前吃生蚝的这种风俗,他们把生蚝称为催情剂。
所以俗话说得好,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就要吃生蚝;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都在吃生蚝;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吃生蚝!掐指一算,妹子,你五行缺蚝啊,晚上整点?

夏天,夜宵和足球更配哦,兄弟们还不快约起来!